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以女性視角看全面二孩政策效果

作者:未知

  【摘 要】 本文從女性視角研究發現,作為生育主體,女性健康狀況、思想觀念、個人精力、社會中就業歧視現象以及公共福利完善程度影響女性生育二孩意愿,從而影響“全面二孩”政策施行效果。文章提出了完善婦幼保健醫療服務、為女性就業提供法律保障;發展普惠性兒童福利、增加家庭照料的社會服務;完善社會保障體系、推進教育及社會服務等保障體系建設等對策建議。
  【關鍵詞】 “全面二孩”政策;女性視角;保障;效果
  一、引言
  人口老齡化是目前世界多數國家所面臨的問題,人口老齡化將會使國家經濟發展速度減緩、養老負擔增大、帶來一系列社會問題,不利于國家發展。我國的老齡化具有增速快、規模大、未富先老的特點,老齡化程度一直在加速加深。
  人口過度老齡化會造成人口、經濟、社會、政治、文化等諸多方面發展活力的喪失,而且,恢復發展活力需要的時間長、難度大。[1]中國社會科學院2015年經濟藍皮書的數據調查,我國目前的總和生育率僅有1.4,遠低于2.1 的更替水平,已十分接近國際上公認的1.3的“低生育陷阱”。種種跡象表明,在沒有外來因素干預的前提下,以我國現有的生育狀況繼續發展下去,我國的人口年齡結構將會更加失調,老齡問題會更加嚴重。
  基于以上情況,我國對現有生育政策做出調整,2015年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決定“全面實施一對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政策”。然而政策施行后,新生嬰兒數量增加十分緩慢,全國提出再生育申請的夫婦也不及預期的一半。二孩政策一直被認為是恢復我國人口紅利的重要舉措,但是在實際實行的時候卻沒有想象中那么順利。[2]
  二、文獻綜述
  “全面二孩”作為一項關乎各方面的社會政策,其能否順利落實受到多方面影響。[3]
  如果把影響二孩生育的因素進行系統劃分的話,可大致分為:個人狀況、養育問題、公共服務、文化觀念、家庭狀況。程雅馨等在對女性生育二孩意愿以及女性權益保護的調查研究中發現,經濟因素不再是影響女性生育意愿的首要因素,女性的權益受保護程度成為影響女性生育意愿的第一因素。[4]其中,女性的年齡和身體健康狀況是生育時所要考慮的第一要素。劉婷婷通過對全國12個城市已有一孩的育齡人群做關于家庭生育的調查研究發現,工作——家庭沖突能夠削弱職業女性生育二孩的意愿,而家庭支持則有助于增強女性生育意愿。[5]謝俊貴從公共服務領域探索影響全面二孩政策推行的因素,[6]認為當前“全面二孩”政策落實不到位主要是:當前育兒成本大,國家缺乏經濟激勵措施,大多數家庭不愿意因生育二孩而降低目前的生活質量;計生醫療服務短缺,生育二孩存在風險;教育資源明顯緊張,擔憂孩子教育質量;女性就業保障不足,產婦壓力更為增大。[7]丁寧寧等在對生育二胎意向的價值取向分析的研究中發現,可將城市女性的生育價值觀分為個體定位的價值觀和家庭導向的價值因素,而個體價值觀又可以根據個體意義——生育價值的方式分為四類。家庭導向因素更容易影響依賴——責任型、獨立——責任型女性的生育選擇,而依賴——使命型、獨立——使命型的女性更傾向于基于自我價值觀進行生育選擇。在物質條件充足,家庭支撐明顯的前提下,生育意愿不高的女性并不少見,說明了個人價值觀念取向會影響生育二胎的意愿。[8]
  影響二孩生育的因素方方面面,但通過上文歸納,我們發現女性是影響生育決策的關鍵因素。我國目前的二孩政策無過多從女性的角度考慮政策對女性工作、生活的影響,這也是二孩政策無法落實的一個主要原因。因此,通過女性視角探索“全面二孩”政策所存在的問題和缺陷從而加以修正,具有很大的必要性。
  三、基于女性視角分析“全面二孩”政策無法落實的原因
  1、有二胎生育意愿者多為高齡產婦,孕育風險大
  王毓君在對湖南省可生育人群的生育意愿調查中發現,年齡大的人比年齡小的人更愿意生育兩個子女。[9]這是由于年齡大的夫妻工作時間更久,因崗位提升以及長期積蓄等原因影響,比年輕的夫婦經濟實力更強,更有能力承擔養育二孩的經濟成本。在主觀方面年齡大的人受“多子多福”觀念影響更大,而年齡小的人更傾向于享受個人生活和工作事業的進取。從主客觀條件比較,年齡大的女性是“全面二孩”政策的重要目標群體,但是由于這部分女性屬于高齡產婦,生育風險成為抑制大齡女性生育意愿的主要因素。
  2、隱性職業歧視抑制女性生育二孩意愿
  我國就業歧視現象嚴重,性別就業歧視是最為普遍的現象。“全面二孩”政策一定程度加劇了女性在工作中受到的晉升歧視。原因是企業會考慮到孕育二胎的女職工在孕期、產期、哺乳期會使企業很多工作都無法更加順利地開展,特別是女性在休產假期間,所在崗位的工作應該由誰來負責,負責的人在女性休完產假后又該如何安排等一系列問題,這與企業期望的晉升員工能給企業創造更多價值的初衷是違背的。因此,女性職工生育二孩,勢必影響其事業發展,許多女性正是因此而不愿意生育二孩。
  3、社會性別角色固化下,女性作為家庭照顧的主力顯得精力不足
  我國一直以來,女性的社會性別角色就是在家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婦。家庭所有家務以及照顧家人的工作都由女性承擔。然而隨著社會的發展,盡管女性走出家門開始出現在社會上各個工作崗位并做出不輸于男性的貢獻,社會對于男女兩性的性別角色認同在根本上仍未改變,認為家庭主要由女性照顧,而男性應該注重事業,不應將精力過多放于家務上。基于這種社會性別角色分配下,女性既要工作,又要照顧家中的老人和孩子,如果生育二胎,女性還要負擔照顧第二胎孩子的主要責任。這對于女性來說是一項巨大的負擔。因此,在沒有家人或者社會服務對二孩的幫忙照護下,女性根本沒有時間和精力生育二孩。[10]
  4、當前的公共福利政策不完善
  從公共服務的角度看,由于公共福利政策的不完善,不能有效減少育齡人群的生育成本,生育二孩阻礙太大從而打消了許多育齡人群生育二孩的意愿。結合上文三點影響因素可知,就業歧視、缺乏照顧第二胎孩子的時間精力是女性不愿意生育二孩的重要原因。就業歧視現象普遍,主要原因是婦女生育福利制度設計不合理以及缺乏相應配套措施。我國目前沒有一部關于促進女性平等就業的專門法律,并且對于男女平等就業的一些法律條文多為原則性規定而沒有作明確規定,缺乏可操作性和具體的法律責任,無法對企業、用人單位產生切實的約束作用。沒有具體落實的對于勞動力市場的監督管理,就無法真正促使勞動力市場實現就業平等。且現有法律對于企業就業歧視的處罰力度太小,無法迫使企業放棄就業歧視,導致政策失效。其次,政府政策制定時并沒有很好的考慮到配套措施和政策,使政策并不能很好的發揮其設想的作用。如政府規定生育期婦女僅保障其帶薪產假、生育津貼一些基本權利,對于生育期女性產后身體恢復以及兒童照料方面沒有顧及。   而目前優質教育資源緊缺,父母擔心二孩教育質量無法保障也是影響生育二孩意愿的主要因素。
  5、女性觀念影響生育二孩意愿
  獨生子女家庭中的事務分工,決策權和勞動分工與非獨生子女家庭有很大的差異。研究表明,獨生子女父母在家庭事務、決策權和勞動分工方面都趨向于男女平等。[11]在中國,計劃生育政策下獨生子女家庭成為主要的家庭形式,獨生子女家庭男女雙方的家庭角色變化,導致孩子對于父母的認知發生變化。長期形成的認知觀念,再加上女性受教育程度提升,獨立自主觀念增強,生育二孩可能導致的女性更多承擔家庭事務有悖多數在獨生子女家庭中成長的女性的家庭觀念,一定程度抑制了其生育二孩的意愿。
  四、結論與政策建議
  女性作為孕育生命的主體,對生育問題有重要影響。國家出臺的生育政策對女性群體影響是最大的。可以說女性與“全面二孩”政策是相互影響的,女性的思想觀念、社會地位、健康狀況影響二孩政策的施行效果,而二孩政策的出臺也對女性的工作、生活有很大的影響。因此要使“全面二孩”政策達到預期效果,解除女性對于生育二孩的顧慮具有必要性。
  針對生育二孩高齡產婦風險大的問題,國家應大力推動婦幼保健方面醫療水平發展提升,提供免費健康檢查服務和全面的醫療衛生服務,最大程度降低生育風險。
  完善婦女福利,并提供法律保障。女性生育是為全社會做貢獻,因此生育代價應該由全社會共同承擔,而非僅僅將女性生育代價轉嫁給企業。政府可以給予雇用女性的企業在女性員工生育時的經濟補貼,彌補女性勞動者生育期間企業的損失,減少雇用女性對企業經濟利益的影響,或是通過稅收優惠政策的方式減少雇傭女性的企業的成本。
  發展普惠型兒童福利,增加家庭照料的社會服務。發展市場化托幼服務,規范月嫂、育兒嫂市場管理。減輕女性生育二孩所需要付出的時間成本和精力花費。
  完善社會公共服務,推進教育及社會服務等保障體系建設。增加公共教育資源,實現教育資源分配均衡、公平合理的目標。只有消除了有生育二孩意愿的家庭的后顧之憂,保證二孩家庭的生活質量以及未來孩子的教育質量、發展空間,適當給予生育激勵,才能激發人們生育二孩的熱情與動力,推動“全面二孩”生育政策的真正落實。
  【參考文獻】
  [1] 2017年中國人口與人口老齡化現狀分析[eb/ol].http://www.chyxx.com/industry/201710/571215.html.
  [2] 黨俊武.關于我國應對人口老齡化理論基礎的探討[J].人口研究,2012.3.
  [3] 付文.全面放開二胎政策遇冷的影響因素分析[J].經濟論壇,2018.1.
  [4] 程雅馨,何勤.全面放開二孩政策形勢下女性生育二孩意愿與女性權益保護[J].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學報,2016.4.
  [5] 劉婷婷.阻力與助力:工作——家庭沖突對城市職業女性二孩生育意愿的影響[J].河北學刊,2018.6.
  [6] 謝俊貴,劉付杰晴.影響全面二孩政策推行的公共服務因素探析[J].嶺南學刊,2017.2.
  [7] 丁寧寧,袁玥.全面二孩政策背景下二胎生育意愿的價值取向分析[J].江漢學術,2018.2.
  [8] 王毓君,葉煒杰,茆廣緒,謝紅衛.全面二孩政策下湖南省可生育人群生育意愿及影響因素研究[J].中華生殖與避孕雜志,2017.9.
  [9] 祖嘉合.社會性別理論為女性研究展示新視角[J].河南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1.2.
  [10] 譚皓月,高瑜潔.全面二孩政策背后的家庭社會學研究[J].改革與開放,2018.7.
  [11] 張艷霞.父母的家庭角色分工與子女的家庭觀念——對城市獨生子女家庭與非獨生子女家庭的比較分析[J].鄭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9.42(01)31-35.
  【作者簡介】
  江泫靜,廣東佛山人,西北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勞動和社會保障專業本科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mzcwan.icu/4/view-14953789.htm

?
北京时时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