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債務重組準則的修訂及對上市公司的影響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  為更好地指導債務重組實踐,避免多個準則之間出現誤讀,2019年1月7日,財政部辦公廳發布了《企業會計準則第12號——債務重組(修訂)(征求意見稿)》,將原有債務重組準則的定義、確認和計量等多個方面進行了修訂和完善。文章主要分析了本次債務重組準則修訂的背景,闡述了債務重組準則修訂的主要變化、意義以及對上市公司的影響。
  【關鍵詞】   債務重組準則;背景;主要變化;意義;影響
  【中圖分類號】  F275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2-5812(2019)12-0065-02
  一、債務重組準則修訂的背景
  (一)宏觀背景。當前,我國經濟增速放緩,從高速增長轉向中高速增長。一些企業也因經營不善或外部的不利影響導致收入和利潤增速放緩,現金支付能力下降,償債壓力逐漸增大,部分企業難以按照約定的日期償還債務。2018年我國債券市場全年新增債券違約主體43家,涉及債券119只,涉及金額1 166.51億元,約是2017年的3.5倍,超過2014年—2017年違約金額的總和,表現出違約主體數量多、涉及金額較大、涉及的行業廣等特征。面對債務違約的困境,債務人一般是通過破產清算或債務重組兩種方式來解決,由于破產清算會出現大量失業、企業資產處置變現難等問題,為了擺脫債務困境,最大限度地保護債權人和債務人的利益,越來越多的企業通過債務重組或者債轉股的方式解決債務危機。隨著債務重組準則實務案例的大幅增加,2006年開始實施的債務重組準則在操作中不完善的地方也逐漸顯現出來。
  (二)微觀背景。近年來,財政部相繼修訂發布了收入準則、金融工具確認和計量、金融資產轉移、金融工具列報等準則,這些新修訂的準則與《企業會計準則第12號——債務重組》(2006)(以下簡稱原準則)的確認、計量和列報原則部分內容存在不一致,導致原準則在執行過程中,監管部門和企業對一些問題存在較大的分歧。例如,企業依據債務重組準則認為應當確認債務重組損益,監管部門則依據金融工具準則禁止確認相關損益;原債務重組準則與新收入準則在非現金資產償債情況下對資產處置損益的計算方法存在差異,容易導致上市公司處理同類業務時進行盈余管理。
  我國當初制定債務重組準則的原因是將債務重組作為一類特殊交易進行規范,但是省略了債權債務終止確認的前提條件,允許確認相關債務重組損益,過于寬松的規定導致一些上市公司將債務重組作為利潤調節的手段。
  二、債務重組準則修訂的主要變化
  (一)擴大了債務重組定義的范圍。原債務重組準則對“債務人發生財務困難”“債權人做出讓步”缺乏明確的定義,具有一定的主觀性,難以進行量化和判定,在實際操作中常常引起爭議。為了更加明確債務重組的定義,《企業會計準則第12號——債務重組(修訂)(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將債務重組的定義修改為“不改變交易對手的情況下,就債務條款重新達成協議的交易”,實際上擴大了債務重組的范圍,從而使實務操作人員能夠更好地進行交易實質的判斷。
  (二)完善了非現金資產償債下的損益計量方法。為了與新收入準則保持一致,征求意見稿修改了原準則中非現金資產償債情況下資產處置損益的計算方法。原準則規定,以非現金資產清償債務時重組債務的賬面價值與轉讓的非現金資產公允價值之間的差額計入當期損益,征求意見稿將收到對價的公允價值作為交易價格,與賬面價值的差額比照以現金清償債務的計算方法進行會計處理,實際支付現金與重組債務的賬面價值之間的差額,計入當期損益;對于指定為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重組債務,由企業自身信用風險變動引起的公允價值變動計入其他綜合收益的累計利得或損失,從其他綜合收益中轉出,計入留存收益。
  (三)保持了與金融工具相關準則之間的協調。在重組債權債務事項的會計處理上,通過新金融工具準則進行規范,避免重復規定;增加了債權債務不終止確認情況下的會計處理原則,把原有的或有事項準則規定進行刪除;在債務重組收益確認上也與金融工具相關準則進行了協調,減少了實務操作中的理解困難。
  (四)簡化了會計披露的內容。征求意見稿簡化了債務重組信息披露的內容,刪除了債務人強制披露債務重組利得總額、或有應付金額和轉讓的非現金資產的公允價值、由債務轉成股份等公允價值的確定方法及依據;刪除了債權人強制披露的債務重組損失總額、或有應收金額和公允價值的確定方法及依據;增加了企業在債務重組中信息披露的自主權,企業可以披露這些細節,也可以根據業務情況選擇不進行公開披露。
  三、債務重組準則修訂的意義
  (一)與國際會計準則實現趨同。征求意見稿仍然保持了原有準則制定的初衷,將債務重組作為一項特殊的交易進行規范,更加強調相關清償債務的公允價值計量方法,強化了債務重組利得確認和計量的條件,與國際會計準則實現了趨同。
  (二)提高了會計信息質量。征求意見稿將原債務準則與其他準則之間容易引起誤讀的部分進行了修改,有利于企業實務工作中會計確認和計量的統一,避免了同一種業務不同的處理方式,提高了企業會計信息的可比性;繼續強調了公允價值計量的方法,肯定了市場價格的作用,有利于更加真實地反映企業的價值;保留了其他準則沒有進行規范的內容,包括債務重組取得的存貨、固定資產、無形資產、投資性房地產等資產的入賬價值,債務重組的披露等內容,有助于提高報表的全面性,有利于投資者更好地了解公司的運行情況,做出更加理性的投資決策。
  (三)規范了確認、計量和披露。征求意見稿擴大了重組的范圍,有利于會計人員在會計確認時更加準確地反映債務重組的經濟交易實質。在以現金清償債務、非現金清償債務和將債務轉為權益工具時,明確了重組債務和公允價值之間的差額計量方式。在披露方面簡化了披露的內容,將債務重組利得和損失單獨披露,有利于提高信息披露的相關性,彌補其他準則在債務重組過程中未規范的內容,使利益相關者獲得更多有用的信息,更好地進行管理決策。   (四)避免了準則之間的沖突。新金融工具準則在金融負債中對債務工具進行了詳細規定,而原債務重組準則將重組債權和債務區別于其他金融工具,兩個準則在定義上容易引起實務工作者的誤讀。征求意見稿不再把重組債權和債務與其他金融工具區別對待,在重組債權和債務問題上通過索引到新金融工具準則的方式,與新金融工具準則進行協調。以公允價值作為交易價格來規范非現金資產償債的情形下資產處置損益的計算方法,從而與新收入準則進行協調。
  (五)更能反映資產的公允價值。1998年我國引入了公允價值作為計量基礎,但是由于當時市場經濟不成熟、法律法規不健全、會計人員職業素養等問題,導致會計處理隨意,利潤操縱頻發。為適應當時的市場環境,提高會計信息質量,2001年財政部修改債務重組準則,以償債資產的賬面價值為計量基礎。隨著我國市場經濟的發展和成熟,資本市場逐步穩定,法規不斷完善,會計人員的職業道德和素養不斷提升,公允價值計量的條件已經逐漸成熟,2006年財政部又修訂了債務重組準則,重新引入了公允價值作為計量基礎。2019年,債務重組準則再次修訂,雖然學界對公允價值存在一定的爭議,但仍然保留了以公允價值作為計量基礎,將重組債務的賬面價值與公允價值之間的差額進行區別比較,肯定了近年來債務重組準則實施過程中公允價值計量所產生的效果,更能夠反映相關重組資產的客觀價值,提高了會計信息的可靠性,增強了會計信息質量。
  四、債務重組準則修訂對上市公司的影響
  (一)有利于償債困難的上市公司妥善解決債務問題。截至2018年6月30日,我國非銀行A股上市公司資產負債率超過60%的達720家,其中超過80%的有147家,2018年上市公司債務違約達52只。上市公司的還債壓力較大,債務重組準則的修訂,實質上擴大了債務重組的范圍,規范了債務重組的相關交易,將有利于償債困難或者債務負擔較大的上市公司與債權人妥善解決負債問題,解決債務危機。
  (二)上市公司仍可以通過債務重組進行盈余管理。公允價值計量需要有完善的市場機制和環境,征求意見稿仍然保留了相關重組債務以公允價值確認的方法,這是對我國市場經濟和資本市場不斷向前發展的一種認可。但是實踐過程中依舊可能會存在上市公司為了達到粉飾報表的目的,通過一些會計處理方法進行盈余管理。例如上市公司通過與非上市公司債務重組置換資產的方式,將自身的劣質資產換出。特別是一些“ST”上市公司,為了實現扭虧為盈,利用債務重組準則進行利潤操縱。征求意見稿部分修改了債務重組會計處理的方法,但由于大部分情況下重組損益仍計入當期損益,對上市公司的當期凈利潤會產生影響,上市公司仍可以通過不斷重組增加當期利潤,進行盈余管理。
  (三)簡化披露一定程度上會對投資者產生影響。征求意見稿依然從債權人和債務人兩個角度對財務披露進行規范,將原有披露的內容進行了簡化,只需披露債務重組方式和債務轉為權益工具所導致的股本增加額,這樣規定一方面減少了與新金融工具準則重復的內容,另一方面減少了債務重組披露的具體細節,將債務重組收益的利得和損失不再進行強制披露,也不再強制披露債務重組過程中公允價值確定的方法及依據,從而使得上市公司在債務重組過程中處理方式更加靈活,降低了相關披露的成本,但是一定程度上也不利于利益相關者了解債務重組交易的細節,投資者難以深入了解企業的業務事項,不利于投資者進行投資決策。
  (四)對上市公司財務人員的影響。征求意見稿明確了債務重組準則的適用范圍,使得財務人員在會計事項判定上更具可操作性,避免同一事項引起爭議。債務重組準則與其他準則進行了協調,有利于指導財務人員更明確地進行確認計量,統一會計科目處理方法,使得財務報表更具可比性。準則減少了會計披露的內容,簡化了債務重組的相關信息,減少了財務人員的工作量。公允價值計量方法的使用,既對財務人員的專業素養和判斷能力提出了較高的要求,同時也要求財務人員具有良好的職業道德和風險意識。
  五、結語
  隨著我國市場經濟的發展,逐步打破了企業債券的剛性兌付,債務重組實務也逐漸增加,原有準則不能滿足實務的要求,需要為債務重組提供更加便捷的會計制度基礎。財政部修訂債務重組準則適應了市場和時代的需要,完善了債務重組準則的定義和非現金償債下損益的計量方法,與新金融工具相關準則和新收入準則進行了協調,避免了準則之間存在誤讀,也與國際會計準則實現了趨同。債務重組準則的修訂有利于上市公司妥善解決債務問題,更好地進行確認、計量和披露,簡化了信息披露的內容,對會計人員的專業素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有利于通過債務重組的方式維護投資者利益。但由于將重組損益確認為當期損益,非現金資產以公允價值計量,仍然可能會存在部分上市公司通過債務重組的方式進行盈余管理,為此,有關部門應加強監管,對準則實施過程中不規范的行為加強管理,提高會計信息質量。
  【主要參考文獻】
  [1] 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企業會計準則第12號——債務重組(修訂)(征求意見稿)[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
  [2] 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企業會計準則[M].北京:經濟科學出版社,2006.
  [3] 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企業會計準則——應用指南[M].北京: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2006.
  [4] 徐曉婧.我國企業債務重組準則的改進與完善研究[D].山西財經大學,2015.
  [5] 高兵,譚悅悅.債務重組及其會計問題的探討[J].財政金融,2015,(11).
  [6] 許文靜.我國債務重組準則的變革分析及實施效果評價:基于滬市 ST 公司 2007 年年報分析[J].中央財經大學學報,2008,(09):93-96.
  [7] 金曉妍.新債務重組準則對我國上市公司的影響探索構建[J].財稅研究,2017,(17):122-123.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mzcwan.icu/2/view-14954401.htm

?
北京时时官网下载